資本逐利另辟蹊徑 私募成舉牌大軍主力

您當前位置:首頁 > 金融保險 > 基金 > 正文
來源:中國經濟網 發布日期:2016-09-26 10:29:50
        導讀
  
  相對于保險資金、恒大等大資本傾向于舉牌股份制銀行、龍頭地產公司、低估值高股息率的績優上市公司等,私募和游資資本更傾向于舉牌高現金流,股權分散,大股東持股比例不高的公司,ST公司也能被舉牌,正是舉牌方看中了它的殼價值。
  
  私募排排網日前披露的股票策略私募基金8月行業報告顯示,曾經的私募業牛人羅偉廣再露鋒芒,其執掌的廣東新價值旗下“陽光舉牌1號”以66.89%的收益率拔得了當月業績頭籌。而同期可比同類型私募基金共有4744只,平均收益率為1.63%。
  
  羅偉廣“舉牌”系列的搶眼業績,再度讓市場對私募的舉牌動作投出了關切的目光。事實上,今年以來,在A股市場頻頻上演的舉牌大戲中,除了險資以外,私募基金也是一支不可忽視的重要力量。據同花順iFinD的統計,截至目前,年內已有13家A股上市公司先后被陽光私募直接或間接舉牌,其中有6家舉牌都發生在今年三季度。
  
  舉牌接連不斷
  
  舉牌年年有,今年尤其多,再往前追溯,應該說從去年三季度開始,A股市場掀起了一場舉牌熱。
  
  同花順iFinD統計顯示,今年以來,A股上市公司共發布舉牌公告80次,涉及上市公司45家,最為“著名”的自然是寶能與恒大先后舉牌萬科A(000002.SZ),以及陽光保險舉牌伊利股份(600887.SH)。而陽光私募基金的舉牌,共有24次公告,涉13家公司,雖然沒有引起巨大轟動,但也不乏留下深刻印象。
  
  今年上半年,廣州創勢翔舉牌欣泰電器(300372.SZ),悲催的是該股票因欺詐發行現已退市,其還舉牌了通達動力(002576.SZ)目前正處于籌劃重組的停牌中。下半年,宋曉明掌舵的長城匯理完成了精彩一戰,歷時三個月,對*ST亞星(600319.SH)先后四次舉牌,最終一躍成為*ST亞星的控股股東,宋曉明也晉升為公司實際控制人。
  
  此外,中植的舉牌藍也已經部分曝光,其旗下私募基金江陰耀博泰邦完成了對法爾勝(000890.SZ)的第三次舉牌,現持股15%;西藏康盛投資完成了對博信股份(600083.SH)的第三次舉牌,加上近日再度增持,已經晉升為控股股東。值得注意的是,西藏康盛投資是大名城(600094.SH)控股子公司和證券投資平臺,而大名城在今年4、5月份,兩度被中植核心成員解蕙淯控股的嘉誠中泰舉牌。
  
  慧球科技(600566.SH)如今已經“ST”,深圳前海瑞萊基金旗下的瑞萊嘉譽經過兩次舉牌之后,反而使得公司陷入了無明確實際控制人、股權和控制權都在爭斗中的尷尬境地。
  
  今年以來發生舉牌事件的還有重慶信三威投資舉牌*ST生物(000504.SZ)、深圳惠和投資旗下的深圳凝瑞投資舉牌海欣股份(600851.SH)、江西和信融智舉牌冠昊生物(300238.SZ)、西藏瑞東財富舉牌金宇車城(000803.SZ)、周信鋼及其掌舵的南京雷奧投資舉牌康躍科技(300391.SZ)、深圳上元資本舉牌永安藥業(002365.SZ)等。
  
  潛藏的資本運作
  
  統計數據顯示,今年8月以來,A股市場除新上市的次新股外,漲勢最好的是舉牌概念股和大股東變更概念股,如廊坊發展(600149.SH)、嘉凱城(000918.SZ)、萬科A(000002.SZ)、美晨科技(300237.SZ)等漲幅均在50%以上,私募基金舉牌股永安藥業、三聚環保(300072.SZ)等也有不錯表現。
  
  誠然,私募基金舉牌自是難脫資本逐利的本性。上海私募人士陳鋒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私募舉牌不外乎兩個目的,“一是圖謀控制權,或變相拿殼,日后想借助上市平臺進行資產重組;二是看好公司未來發展潛力,潛伏等待發力時機,也可能只為了在舉牌過程中博取差價獲取二級市場收益。”
  
  陳鋒認為,舉牌并不是資本市場的新鮮事物,只是去年下半年以來,因為A股市場震蕩加劇,加之資產配置荒,無風險利率一降再降,機構投資者想獲得相對穩健一點的收益,由此就另辟蹊徑接連出現了舉牌現象。“不過也必須承認,沖破5%紅線的背后確實往往隱藏著資本大佬的種種資本運作痕跡。”他說。
  
  去年下半年開始,不少知名私募機構就對股權類投資、舉牌上市公司傾注了熱情,包括上文提到的創勢翔和羅偉廣的廣東新價值。羅偉廣一個很明顯的動作是,成立了6只以“舉牌”命名的私募基金,除了陽光舉牌1號外,還有陽光舉牌2號、陽光舉牌3號、卓泰陽光舉牌1號,以及兩只投資于這些舉牌產品的FOF。截至今年二季度末,羅偉廣執掌的這些舉牌私募基金持有天廣中茂(002509.SZ)、天興儀表(000710.SZ)、潮宏基(002345.SZ)、天舟文化(300148.SZ)、科斯伍德(300192.SZ)、金明精機(300281.SZ)、哈空調(600202.SH)等股票。目前,前兩只個股都處于籌劃重組的停牌狀態。
  
  資本運作還體現在“見好就收”上,今年二季度,羅偉廣逢高減持了科恒股份(300340.SZ),旗下舉牌基金悉數退出了前十大流通股股東。去年三季報顯示羅偉廣開始大舉買進科恒股份并舉牌,潛伏了半年之久后,待科恒股份重組利好效應漸退,及時賣出。從股價走勢看,若操作得當,這次投資的收益率可達到三倍左右。
  
  總體上,相對于保險資金、恒大等大資本傾向于舉牌股份制銀行、龍頭地產公司、低估值高股息率的績優上市公司等,私募和游資資本更傾向于舉牌高現金流,股權分散,大股東持股比例不高的公司,ST公司也能被舉牌,正是舉牌方看中了它的殼價值。
  
  有個現象值得一提,那就是舉牌的私募基金以有限合伙形式居多。據一家上市券商的投行人員透露,這一幕后,往往潛藏的就是資本大佬的資本運作。如上文提到的中植旗下機構舉牌大名城,大名城又舉牌博信股份,市場早有猜測是中植的某種資本布局。慧球科技表面上看舉牌方是瑞萊嘉譽,但從后者與州際田野簽署股權讓渡書來看,州際田野又可能是背后大鱷。此前,前海瑞萊就曾參與了浩寧達(現赫美集團)(002356.SZ)的重組撮合。
  
  “有限合伙私募產品可以隱藏背后資本玩家的真實身份,這種手段近年在上市公司重組借殼中也經常用到”,該投行人士表示。

( 責任編輯:吳勝男 )  打印
  • 早安三門峽

  • 官方微信

  • 新浪微博

  • 騰訊微博

海豚礁登陆 北京品牌麻将机 大赢家比分比分 最新一码三中三 中原河南麻将最新版本 5分pk10怎么杀号 球探比分pc客户端 GPK钱龙捕鱼涨分技巧 二人麻将技巧攻略 河北11选5投注技巧 短线股票推荐博客 极速赛车开奖查询 皇家平台骗局 闲来麻将赚钱 湖北30选5开奖号 七星江苏麻将作弊器 内蒙古11选5基本走势